文学天地

  • 吾心安处是家乡
    作者:何娜   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13     点击数:116

    当我把目光再次投入这片土地的时候,已经二十有三,连呼吸都跟着这片连绵起伏起伏的山丘颤动,带着异乡的苦委屈地像个孩子,在遇见家乡母亲的那一刻汹涌而至的却又泣不成声。

    在外地那几年,真正让我体验了什么是孤独,那是一种狂欢中的寂寞,灯红酒绿中的无奈,看似周围很多的人,唱卖着生活的喜和悲,甚至于那柔暖的风,温热的阳光,湿润的空气也不能进入内心的孤寂,而我最为思念的还是那陕北刮入骨子里的寒冷,那是对家乡的依恋和执着。

    家乡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地处秦晋蒙三省接壤地带,黄河揽怀南下、长城横腰西飞,7635平方公里占地面积遍地黄沙,那满城的荒芜和贫瘠西北风夹杂着的黄沙嘶哑声吟,空气中都是粘稠的黄色温度,风大的时候需要眯着眼才能在这片土地上前行,若是出门没有带纱巾或者口罩,等回来时原本滑嫩的脸蛋就会尽现被生硬沙子敲打得痕迹。

    窑洞,沙丘,黄沙,河流并没有被明目张胆的分界线掩埋,互相依存,相互依恋。任谁也想象不出供人居住的窑洞是怎样生存在摇摇欲坠的沙丘底端,更有甚者会觉得扇形门里面的空间狭小甚至堪堪容下一人之地,可真真踏入这扇门的时候才会被旷阔的空间所震惊,大约十多平方米的炕头也仅仅占了一小部分,屋内摆设应有尽有,灶台、橱柜、电视柜、沙发等家具也未曾填满这空间,凡过往驻足者无一不感叹陕北人精妙的智慧。

    这里黑色沙金资源丰富,储煤面积高达4500平方公里,储量为500亿吨,且煤层地质构造简单,埋藏浅,易开采,煤质优良,是家乡主要经济产出来源,这里的人对煤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早些年家家户户烧的灶火,在院内砌一块地方专门放煤,家里的汉子每个月租个拉货车,从城外拉来一吨煤扔在院子里,月底的时候正好用完,每当中午做饭的时候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烟火气息,香烟弥漫经久不退,给人一种关于家的满足感。后来天然气引进之后,很难在城里面看到它了,只有在矿区上班的人才能亲眼目睹。但丝毫不会影响神木人对它的挚爱,并亲切地称它为“黑色沙金”。

    四面环山的寂寥里还围绕着一座主县城,这里城市以河为界,西北边是高楼耸立的新住宅楼,南边是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县城,楼层普遍较低。县城以南,村落集中,多聚族而居。村民耕作较细,安土重迁。不少村庄以姓命名。北部地区,原属“口外”,地广人稀,杂姓散居。村民虽系口内迁至,但因久受蒙民陶冶,性格豪放,好客敬友,喜游轻徙。

    无论南乡北乡,民情简谱,相处甚易。热心肠是神木人的代名词,“凡是有交代,件件有着落,事事有回音”的性格也为这片土地人民赢得了盛誉,“出入相友,守望相助,贫病相扶”,并无血缘关系邻里更似一家人,你家有事我家帮,我家有肉来大炕,正是这片土地特有民情正是我久久不能忘记故乡的情怀。